石家庄二中官方微博 石家庄二中南校区 石家庄二中西校区 石门校区 石家庄二中校友录 家校在线 石家庄二中心欣家园
石家庄二中 微博
媒体报道|三尺讲台上的赤子之心——访全国优秀班主任、原石家庄二中优秀教师张尔乔
作者:石家庄日报本报首席记者 李云萍 录入:刘宁
发布时间:2017-11-03 08:41:08 点击次数:1170

张尔乔老师近照

班主任张尔乔老师(左)与学生李敬泽(右,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,我校杰出校友、1980年河北省文科高考状元)合影

张尔乔老师在与学生谈心

“1961年,我大学毕业刚分到石家庄二中工作。那时候的二中校舍全部都是平房,跟现在的规模和环境真是没法比。”如今已经81岁高龄的全国优秀班主任、省特级教师、原石家庄二中优秀教师张尔乔回忆起35年从教生涯中所经历的石家庄教育发展感慨万分。

投身祖国建设与母亲生离死别

石家庄市解放初期,教育百废待兴。1953至1957年国民经济建设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,全市中学总数达到17所,其中5校增设高中班。小学增加到177所,新建1所聋哑学校,建成幼儿园16所。1956年,石家庄师范学院成立,从此石家庄市有了高等学校。
教育的飞速发展需要的是大量的高素质教师,张尔乔就是在这个时期回到了祖国。

“我们家在印尼有生意,条件很好。但是当我听到祖国建设需要华侨出智出力时,我就决定回国报效祖国。母亲听了极为反对,舍不得最小的孩子离家那么远去吃苦。但哥哥姐姐支持我,帮我偷了证件。当母亲发现时已经无力回天。走的那一天,母亲晕倒在站台上。”

令张尔乔痛心的是,那一次的分别居然是他与母亲最后一次见面。十几年后,母亲欲回国与儿子相见,没想到在香港抱病去世,成为张尔乔终生遗憾。

16岁的少年张尔乔怀着一颗赤子心,先到广州后到北京然后又转到保定一中读完三年高中,高考考入河北天津师范学院历史系,期间学校几经变革,毕业时学校名称已改为河北北京师范学院。

那时候的中国教育处于各种变革调整中,求学中的张尔乔已经从自身学校的变化中感受到了这一点,但这丝毫没有影响他报效祖国的信心和决心。

1961年,大学毕业的青年张尔乔被分配到了石家庄市第二中学任历史教师。尽管与自己期望留在北京工作的心愿相差甚多,但他坚决“听从祖国安排”,没有丝毫抱怨。

“因为是归国华侨,政府非常照顾我。二中当年算是学校中条件比较好的,所以把我分配到了这里来教书。”

此后的35年中,张尔乔再也没有离开二中的三尺讲台。他的生活与二中的成长紧紧关联在一起,融合在石家庄教育的几十年发展中。

深受委屈不舍当年报国初衷

1958年到1965年的石家庄教育走了一段曲折的道路。在“大跃进”和“人民公社化”运动背景下,全市大、中、小学都开展勤工俭学,许多学校办起校办工厂、农场和饲养场,打乱了正常的教学秩序。

张尔乔初到二中的1961年正逢这个时期的中前期,那时候的二中既有初中也有高中,张尔乔任初中一年级的历史教师。

“一个年级四个教学班,每个班级里大概有50名左右的学生。学生多数都来自附近的乡村,他们吃住在学校,非常的用功。”
张尔乔的到来受到了学校领导的重视,学校给他安排了宿舍,工作第二年就让他担任班主任,兼任教研组长、工会组长。

“二中那时候基本没有操场,唯一一个活动空间建着几个炼铁炉子,师生们下课以后就出去劳动,用劳动替代体育运动。不过同学们都非常喜欢听我讲历史课,我就更加勤备课,感觉非常有劲头。”

然而,这样的日子没过几年,1966年文革开始,二中没有幸免。“像我一样的知识分子根本不敢发表意见,做事情小心翼翼。然而就是这样,还是感觉‘山雨欲来风满楼’。”

很快,身为印尼华侨的张尔乔身份受到冲击,被认定为“隐藏很深的特务”,正常的工资待遇没有了,教学进行不下去了,宿舍也被封了。

“有一次我的生命安全受到了威胁,学生们担心我,连夜把我偷运到附近的农村,等一切平复了,才又把我送回来。”深受学生爱戴的张尔乔自称自己在那些岁月里,沾了学生的光,“要不是学生的保护,我恐怕就没有了以后的生活。”

1976年文革结束,跟张尔乔一样身为华侨的教师大约有7、8个陆续离开学校去了香港。张尔乔也动了心,但回头想想自己16岁离开印尼时的理想和决心,以及身边依依不舍的学生,他又万般不舍。思前想后,他还是留了下来,决定与学生在一起,与二中在一起,与石家庄教育在一起。

平反昭雪再登讲台依旧忘我工作

结束了十年浩劫的石家庄市教育开始了拨乱反正,特别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,市委、市政府为一大批在文革中遭到迫害的干部和教师平反昭雪。

张尔乔的工资开始照发了,三代五口人住了好几年的十平米住房终于等到改善,一家人高高兴兴的搬到了五十多平米的楼房里。

“虽然房子还是有些拥挤,但是我已经非常知足了。”1980年,张尔乔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1983年他当之无愧的当选为石家庄市优秀班主任,后又当选为河北省优秀班主任,乃至全国优秀班主任。1994年,他被评为石家庄市最早一批河北省特级教师。

“文革中,我讲过政治课、语文课,文革结束后,重又回到了我历史课讲堂,而且开始担任高中班的班主任。”
张尔乔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教学上。“作为班主任,家访是工作中的一个重要内容,很多学生住在县里,我就骑着自行车到他们家里去。”

1977年,中断了十年的中国高考制度得以恢复,经历了严冬好不容易盼到春天的学生们都想赶上高考的头班车,学生们加紧复习、老师们抓紧备课,作为班主任的张尔乔,更是没有了休息日,一心都扑在了教学上和班级管理上。“那一年高考,我们班40多个学生基本都考入了大学。”

倾所学带骨干 为教育培育力量

恢复中的石家庄教育教学条件有了很大改善,教育经费开始逐年增长。城、乡中小学的一大批危房开始改建和修缮,一大批课桌、课椅被更新。

1988年,二中配备的一台投影仪受到了八方兄弟学校的观摩。“一名骨干教师在教室里利用投影仪讲课,其他班级学生也能够在自己教室里利用广播收听。”张尔乔回忆,那时候,教育战线特别缺优秀的教师,教育系统很重视骨干教师的培养,投影仪也是最大化利用优秀教师资源的一种方式。

“二中每个周五被定为开放日,四面八方的教师都能够随意来听课,很多老师都是从县乡赶过来的。”作为优秀的教师之一,张尔乔经常会讲公开课,几乎每个周末都要到市里给老师们搞培训,他总结的“热心、耐心、恒心、专心”的四新工作经验,在市里广泛推广。所写的《怎样开好主题班会》、《怎样与个别学生谈心》等经验论文更是被老师们广泛传播学习。

除了教学上受重视,张尔乔还担任着许多社会职务。先后兼任石家庄市中学德育研究会理事,市政协理想教育宣讲团成员、石家庄市专家咨询服务团教育服务中心专家,并当选石家庄市第六、七、八、九届人大代表、石家庄市侨联副主席、河北省侨联委员。

1996年,张尔乔从工作了35年的教师岗位上光荣退休。“我很欣喜的看到二中从小平房变成了如今的大高楼,建起了图书馆、功能楼,有了多功能的大操场,学生宿舍也从过去的破平房变成了整洁的公寓。”张尔乔说,这几年,二中教师队伍中具有留学经历的教师也越来越多,回想起他16岁从印尼回国的几十年经历他丝毫没有后悔。“我很关心新闻中每一条有关石家庄教育的消息,看到我们教育界取得的每一个成绩我都非常高兴,70年,石家庄教育有过波折但也迎来辉煌,在全市教育系统的共同努力下,我们的教育还将迎来更加美好的未来。”


分享: